欢迎访问幸运飞艇官网 www.6424her.com!

13987985563

客户案例

CLIENT CASES
栏目导航
当前位置:主页 > 工程案例 > 纸箱案例 >

失落中又因为医院确认自己患有“骨髓炎”

发布时间:Mar 09, 2018         已有 人浏览

  朱启林专门到曲靖城中的一铁匠铺订做了一口箱子,长度和何大磊的身高一模一样,都是1.74米。 4天后,有人在曲靖的白石江河边发现了这个铁箱,里边的死者正是何大磊。因贩卖毒品被判刑15年的朱启林出狱后,心中一直有个解不开的死结:“究竟是谁出卖了我?”前思后想后将罪责推向了“兄弟”的他,于是悄无声息的进行着“鸿门宴绝杀兄弟” 的报复计划。正当他准备隐姓埋名在逃亡中找寻谋害第二个“兄弟”李富强时,警方在昆明缉拿到了他。昨日,他被曲靖中院一审判处死刑。

  去年11月25日下午,何大磊在曲靖自己的旅行社中,告诉妻子杨红说他要出门办事便匆匆离开了,出门时,妻子杨红并没多在意。因为对于操持着私营旅行社的丈夫来说,出门应酬几乎是每天工作的必须。然而28岁的何大磊出门赴宴后就再也没有回来。

  他不仅没早点回家,而且还连续两天失去消息。这时,杨红竟然接到了丈夫手机发来的短信,称在富源被扣,要带3000元现金去赎人。同时何大磊公司的同事也接到他手机发来的同样的短信。杨红与朋友带钱到富源后,却又找不到何大磊。

  两天后的11月27日上午,警方接报后在曲靖市白石江河堤边发现一口薄铁皮箱,里边有一具尸体。 “死者脖子上有明显勒痕,属于窒息而死,而且还用铁箱装尸。”警方现场勘查确认:薄铁皮箱长度和何大磊的身高一模一样,都是1.74米。这是一起明显的蓄意谋杀案!警方查证发现,现场的铁皮箱,出自于曲靖市一家铁器店铺。杨红脑子里闪了两天的念头终于成为一个难以接受的现实--27日下午,在丈夫的受“大哥”朱启林之邀去赴宴的70余个小时后,丈夫死了。

  案子侦破进展神速。2天后,曲靖警方在昆明圆通山附近一停车场抓获了闲逛的朱启林,随后在其入住的招待所查到了何大磊的身份证、储蓄卡等物品。一起追杀结拜兄弟的凶案露出的水面。

  原来, 11月25日,何大磊接到给朱启林打来的电话,说他几个月前刚出狱,想和他叙叙旧,一起吃个饭,还一再要求“何大磊一个人来”。作为曾经好友,何大磊几乎想都没想就答应了。

  下午5点,何大磊早早赶到了朱启林所指定的酒店。吃完饭,两人来到房间,聊起了旧事。“我当初被抓是不是你举报的?”“哥,你相信我,我没有害过你”。朱华明目露凶光,趁着酒劲,一把扯住了何大磊的衣领:“不是你举报的?为什么我刚一告诉你实情我就会被抓?”朱启林失去了理智。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绳子,缠在了何大磊的脖子上,使劲的勒了下去。

  朱启林搜走何大磊身上的手机极银行储蓄卡等物后,担心何不死,后将尸体捆绑后拖至卫生间。当晚11点多钟,朱启林用被害人手机发短信告诉被害人的妻子去富源县城办事,将被害人的桑塔纳轿车驾驶到曲靖火车站附近一单位停放。

  朱启林在酒店中勒死何大磊之后,来到城中一家铁件店,订好了和何大磊身高正好一样长的铁皮箱。27日上午8点,朱启林用定做的铁皮箱装好被害人尸体,中午12点请人将装有何大磊尸体的铁箱,从酒店运出到曲靖城区白石江河堤边抛弃。当天,朱启林用何大磊的储蓄卡,在自动取款机上取出现金5000元后乘坐出租车逃至昆明。当晚在昆明的多处取款机取款3.5万元。之后,他冒用他人的身份,准备去找自己的下一个复仇对象二“兄弟”李富强,但很快就落入了法网。

  杀害何大磊,朱启林不是想了一天。“我在监狱里就想,等我出来后一定要报复,我不能白坐这几年牢!”朱启林奇在笔录中说,虽然自己一直有报复何大磊的想法,然而刚开始也并不是真想杀害对方。真正的原因是因为到医院确诊自己患上了“绝症”。

  1998年8月,朱启林和何大磊两人共同筹划的旅行社开张营运了。由于经营不善,举步难艰。然而,他的女朋友赵丽丽在此时因为受人诱引而沾上了毒品。

  一天,朱启林去找赵丽丽,破门而入时,眼前的事实立即让他彻底的崩溃了:赵丽丽正忙着收拾吸食毒品后留下的残迹。他第一次打了赵丽丽。然而,赵丽丽的反驳却把他推上了一条不归路。“你以为我愿意这样做吗?你开旅行社亏了,我为你急呀,一急我就睡不好,朋友们说这个()管用,一吸就染上了,我也想戒呀!” 赵丽丽的反问击垮了朱华明的理智,他当场抱着赵丽丽痛哭了起来。他这一哭让赵丽丽把他给诱上贩毒之路,他抱着侥幸心理,想铤而走险干一单解决困境。

  之后,他开始染指贩毒生意,并一步一步的走上贩毒之路。不久,他和赵丽丽决定干最后一单大的后收手时,被警方人赃俱获。时年31岁的朱启林,因为贩毒而被判15年有期徒刑,因为改造中进步快,去年8月提前出狱。然而,回家后看到支离破碎的家庭,失落中又因为医院确认自己患有“骨髓炎”,顿觉自己没有多少活头,在绝望中回想起过去,朱启林认为昔日结盟的两名兄弟是对不住他的人,自己的理想破灭了,他要报复。于是他制造出了影响恶劣的曲靖麒麟 “11.27”白石江河堤的杀人抛尸案。

  16岁那年,朱启林辍学到曲靖一家酒店上班,19岁就当上经理,并认识了同样在酒店上班的何大磊和李富强。由于三人兴趣相投,三人成了在工作之外形成“铁三角”关系。当年底,在相互了解了底细后,朱华明做了提议后,三人喝了一顿酒,结拜成了兄弟。

  随后,李富强离开了酒店,结了婚并做起了为酒店业提供用具、用品的生意。朱启林和何大磊两人共同筹划的旅行社开张营运,三兄弟分道扬镳。

  由于在交易中需要识别毒品的纯度,朱启林也开始有了染吸毒品的事,他坚持不吸,但多次的辨别毒品使他也对其有了特别的反应,开始有了严重的“便秘”的情况。一天,他在上厕所时呆了很长时间,这个不正常反应引起了何大磊的特别关注,何大磊明白了朱启林所干的“好事”。

  何大磊找了一个请他吃饭的机会,向他询问实情。朱启林向何大磊和盘托出了实情,并向何大磊表明将收手的态度。在狱中,朱启林一直在想他为什么会被抓,心中多了这么一个疑团之后,一次绝杀之旅由此开始了。令人们没有想到的是,这个想法在8年后并没有因时间的消耗而改变。

  昨日审理中,朱启林对公诉机关指控事实和罪名无意见,但一直辩解“杀人是因为长期坐牢导致心胸狭小”。 才出监狱仅3个月零24天又将黑手伸向“兄弟”的他,被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抢劫罪判处死刑,赔偿何大磊家属经济损失5万元。(注:文中除朱启林外均为化名)

  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幸运飞艇 版权所有  ICP备22698512号 网站地图 网站导航
QQ在线咨询
13987985563
返回顶部